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风流南京城
风流南京城
长剑侠朱子翼,怒冲冲的离开了云南,找了个僻静处把衣服收拾一番
又平心静气地想了想:我到南京府用什么办法能把郝全被押的地方摸清,怎样找
到那小丫头,是公开露面还是夜探府衙?如果他们要凭武力我应该怎样对付?后
来他终于想出了如此这般的一套办法。
  之后,他大步流星直奔南京。没人时他把腰往下一塌施展陆地飞腾术,跟箭
头似的那么快;有人呐他就收住脚步慢步走。因为光天化日之下叫人观之不雅,
就这样在日头往西转的时候,就来到南京城的北门。
  他往城门这儿一看黑压压一片人,往城头上瞅,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旌旗
飘摆,站满了官兵和衙役戒备很严,进出城门时都要经过严格检查官府发放的腰
牌。
  朱子翼一看:够严的!这一说我也得受检查,我又没有腰牌,还没有进城就
遇上麻烦了。又一想:我干我的,按原计划行事。所以他不排队了,挤过人丛一
直来到城门洞,挺着胸脯迈步往里就走。
  当兵的抬头一瞅:“哎哎,站住站住!我说老头儿你乱闯什么!你没看进城
都得排队吗?去,后边呆着去?”
  “嗬,弟兄们辛苦!老朽有急事在身,务必这会儿进城,大家给个方便罢,
对不起,来日我请弟兄们喝茶!”
  朱子翼边说边往里走。当兵的横刀枪把他拦住:“老头儿,你活腻味了?你
刚才说的什么话,谁用你请喝茶呀,你经过检查了吗?后边去,再要不听把你抓
起来治罪!”
  “唷嗬!你们这个衙门真不讲理呀,我什么法都没犯就把我抓起来?冲你这
么说,我还非进城不可,看哪个敢抓老朽!”说着又往里走。
  桌子后面坐着的两个年轻人听见了,一拍桌子走了过来,书中代言,他俩是
府衙的衙役,他俩来到朱子翼面前上一眼下一眼看看,这是个大个老头儿,面似
铜盆,胸前散满银髯,头上戴着鸭尾巾,手里拿着乌黑锃亮的大辊,两只眼睛倍
儿倍儿亮。
  两个衙役一看就知道这老儿是练武的。看他这冲劲儿,没准是大督头的朋友
呢?先别得罪,问问清楚再说。其中一个过来一抱拳:“老人家好!适才军兵说
话不周惹您生气,万望见谅。不过,上面下派迫不得已。我们是干这个的,因此
就得严着点儿,您还得谅解。您看,您请进城吧!”
  朱子翼进城后,按照柳道给的地址,找到了三手浪子,柳道早就踩好了点,
白天领着朱子翼来到了大牢和平维娜的家看看环境,柳道设宴请朱子翼吃饭,两
人边吃边商量着晚上的行动。
  朱子翼说他自己去,先杀平维娜在救郝全,他们约定四更在大牢墙外见,吃
过饭,柳道安排朱子翼好好的休息,养精蓄锐,只等黑夜的来临。
  二更的时候朱子翼穿好衣服,打着丝板带,斜挎百宝囊,带好五金的大棍,
只奔平维娜的家,来到平维娜的家墙外,朱子翼纵身跃上墙头,又跳上一所高大
的房子,拢目光仔细观看。
  平维娜家的院子分为前后两部分,各有正厅、厢房,最后边还像个花园。各
屋黑咕隆咚的,人们都已入睡,只有后院东厢房还透出亮光,朱子翼知道那就是
平维娜的房间。
  朱子翼跳下屋子,轻手轻脚,来到后院东厢房窗台下,站定身躯,右手食指
在嘴里吮湿,轻轻捅破窗棂纸,睁一目闭一目朝里观看,这一看可不得了,原来
平维娜正在洗澡。
  平维娜有个习惯就是在深夜练武功,每次练完了姑娘都要洗个澡凉快凉快,
她把清凉的泉水倒进一个大木桶里,在屋里慢慢的脱掉了衣服,拿出一套干净的
衣裙放到床上,准备洗完澡后穿。
  正在这个时候朱子翼来了,他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朱子翼没想到这个小丫
头这么的漂亮性感,姑娘坐进大木桶里,泉水的清凉给她带来了无比的舒畅。
  她把头靠在桶的边缘,闭上眼睛,享受着一时的宁静和安逸,长长的秀发像
瀑布一样顺着桶壁散落着。平维娜把自己修长结实圆润的玉腿伸出水面,把一只
纤美白嫩的玉足搭在桶边上,一双玉手撩着清水洗着全身。当她一双手拢上那丰
满高耸的乳房时,姑娘浑身一颤,心中的欲火被点燃了。
  平维娜闭上双眼,小嘴吐着热气,左手捻着自己大葡萄似的乳头,右手在自
己浑圆挺直的玉腿上一阵阵地东挑西摸。纤指渐渐移向了两腿之间的小肉穴,开
始在那肥厚的肉片儿中摩擦着,直摸得她目光迷蒙,神魂荡漾,粉颊发烫,娇躯
不停颤抖着,口中不断发出淫荡的呻吟:“哦……哦……哦……啊……啊……”
  想到这她迅速洗完澡,光着雪白无暇的玉体平躺到了床上。看着桌上的红蜡
烛,她并没去熄灭,平维娜有些害羞,但越来越强烈的欲火刺激着她全身的每一
根神经,平维娜顾不了许多了,何况又是在自己的家里。
  朱子翼向屋中观看这一片春光,只见少女全身赤裸,肌肤雪白如羔羊一般,
全身白晰粉嫩,凹凸有至,肌肤光滑细腻无比,身段玲珑丰满,细长白皙的纤纤
玉手在她那涨的像小皮球似的乳房上尽情地揉捏抚摸,另一只手则伸出修长的葱
白手指,在自己两腿之间的穴口处用力地东摸西蹭。
  肉穴口不断地流出粘粘的爱液把自己小肉穴旁的阴毛弄得湿润凌凌乱乱的,
在平维娜自己尽情的抚摸之下,从少女口中发出一阵阵充满淫逸的喘息呻吟声,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好
舒服……舒服……”
  窗外的朱子翼见少女平维娜由于兴奋,双颊一片酡红,半闭半张的媚目中喷
出熊熊的欲火,朱子翼不停地咽着口水,掏出粗大的肉棒来回套弄着,下身的阴
茎已涨大到了极点,再也无法忍受了,推开门冲了进去。
  正在床上陶醉的平维娜吓了一跳,起身一看原来是一个漂亮的老头,那位朋
友说了,老头还有漂亮的,那当然了,她看到这位老者大个,穿一身白,月白缎
儿鸭尾巾,鱼白色短靠,雄氅甩掉卷成麻花形在身上斜背着,手里拎着五金的大
棍,面似银盆,三尺多长的白胡。
  这老头儿长得慈眉善目,总是带着一团和气,但是双眼射出两道寒光,一瞅
就是个武林高手,自从认识了张知县后,平维娜对性有了特殊的要求,特别的喜
欢老头,少女认为老头比小伙子更温柔,给她的感觉更好。
  见到陌生的男人深夜闯进自己的房间,平维娜一点都不吃惊,少女不但不拿
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反而把鼓鼓的双乳向上挺了挺,她看到这老头裸露在外的
大肉棒,又大又粗,红红的龟头上沾满了粘稠的淫液。
  平维娜见到了男性阳具,每次她见到都会春情大动,那充满诱惑的肉棒深深
的吸引着少女,“你是谁?怎么会进来的?有什么事情吗?”少女的语气有些娇
媚和发嗲。
  “好孩子,你太迷人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那也不行啊!我不认识你呀!”
  朱子翼扑到平维娜的身上,手也抚上少女高耸坚挺的双乳,在平维娜全身上
上下下疯狂的吻着,朱子翼欲火淫心埋没了理智,他忘记了给徒弟报仇的事情。
  朱子翼继续揉捏着少女嫣红娇嫩的乳头,朱子翼感觉平维娜大大的奶头在自
己的指间慢慢勃起、变硬,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少女的左乳头含在嘴里,吮吸轻咬
着……
  朱子翼的双手贪婪地在平维娜光滑白嫩,凹凸有至的玉体上一寸一寸仔细地
摩擦,朱子翼的嘴唇也移到了平维娜的樱桃小嘴上,把她的舌头吸出来,不停地
吸吮着,并开口吸吮着少女伸出来的舌头,他们的嘴唇就像粘住似的粘在一起,
俩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不要……不要……”平维娜嘴中叫着不要,但雪白的双臂却紧紧地搂着朱
子翼。
  他也紧紧地抱着平维娜,他灵巧的舌头在少女雪白的脖颈和高耸的胸部不停
的热吻和深舔,继而又轻轻咬住平维娜大樱桃似的乳头贪婪的吸吮和轻咬,用力
得好象要吸出平维娜的乳汁一样。
  很快平维娜乳头已大量充血,高高地挺立,就连四周褐色的乳晕都渐渐地扩
大,散发出阵阵性感的处子乳香,强烈的快感一波一波地袭向漂亮的姑娘,少女
小肉洞里再次流出粘稠的淫液。
  朱子翼感觉少女丰满的身子微微地颤动,眼神已经充满情欲,口中不时的发
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就好像是在引诱朱子翼一样,他先由平维娜柔软的耳垂
开始,用舌头舔过粉颈、丰乳,直到挺立的乳头上,直舔得姑娘娇躯一阵颤抖。
  朱子翼一只手握着平维娜的右乳,揉捏抚弄着,中指还不停地蹭着乳头。他
看着少女白玉似的玉体上高耸的两座坚挺、柔嫩的乳房被自己舔揉的如面团儿一
样。
  朱子翼另一只手滑过平维娜光滑平坦的小腹,在少女的阴部不停地抚摸着,
接着又将嘴移到她的左乳,用舌头舔着乳头,还不时吸吮着,经过朱子翼这一阵
的抚弄吸吮,平维娜的阴部早已经是湿淋淋的一片了。
  朱子翼用手指轻轻抚弄着少女肥厚的两片大阴唇,他感觉平维娜的阴唇早已
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摸在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粘粘的。
  “嗯……嗯……老爷爷……啊……嗯……嗯……”平维娜樱唇微张,舌头舔
着自己的樱唇,并轻声的哼叫着。
  朱子翼放弃了亲吻,起身仔细地看着娇羞的少女,但见平维娜胸前挺立着小
山似的双乳,雪白平坦的小腹,下面是迷人、小巧的肚脐儿,叫人爱不释手,芳
草萋萋之处更是流出晶莹的液体,圆滚滚的臀部、修长的双腿,圆润有弹性,一
双巧足,又白又嫩,脚趾整整齐齐,指甲光泽清亮。
  朱子翼抓起少女的美足又舔又咬,连十个脚趾都含在嘴里不停地吮吸。此时
的平维娜全身上下都是性感区,连她自己都想不到老头吻自己的小脚丫儿都给她
带来了无比的欢跃和舒服,姑娘觉得阴穴里的爱液流得越来越多,弄得阴道里滑
滑腻腻的。
  吻过少女的脚丫儿后,朱子翼又顺着她雪白富有弹性的小腿儿一直吻到平维
娜白皙丰韵的大腿,少女感觉老头湿热的长舌逐渐地舔向自己的阴部,她浑身像
有蚂蚁爬似的痒痒的感觉,那强烈的欲火越来越旺,姑娘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
  “啊……喔……好……嗯……嗯……喔……喔……喔……老爷爷……别再舔
了……我……痒……痒死了……实在受不了啦……啊……好麻好麻……”
  朱子翼趁热打铁,低头一口吻在了平维娜粉红色的阴唇上“滋滋”地吮吸起
来,姑娘觉得阴部一阵酥痒,他热热的舌头按在自己湿答答的阴穴上。
  “老爷爷……好羞……羞死我了……”少女粉面也越来越红,“啊……”姑
娘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全身几乎痉挛起来,只感到心跳越来越快,流出的淫水
越来越多了。
  朱子翼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又见到女人的身体,况且又是
这么漂亮性感的少女的玉体,他下体的大肉棒更大了,朱子翼看到平维娜的两片
阴唇已经充血,并象金鱼的小嘴一般一张一合,一股接一股的淫液不断地溢出。
  听着少女淫荡的呻吟和看到她身体的变化,他的欲火更加高涨,朱子翼挺着
他那粗大的肉棒跨在平维娜的娇躯之上,将挺立的大阴茎对准少女的阴穴。
  这时的平维娜早已经麻痒难耐,口中叫着:“老爷爷……我痒死了……快来
……喔……我受不了啦……喔……快点给我!”
  她已忘却了羞耻,姑娘尽量地分开自己美丽修长雪白的大腿,用更为大胆的
动作和方式迎接着这个陌生的老头。
  朱子翼扶着自己硬直坚挺的大阴茎,去摩擦少女那已突起的湿淋淋的阴蒂,
姑娘刚害羞地闭上眼睛,但又微睁一条缝想偷看朱子翼的肉棒是怎样进入自己身
体的。
  她看见老头那通红的大龟头已挤进自己的肉穴口,姑娘剎那间感觉灼热的阴
茎已经深深地插入了她充满淫水的穴中了。
  “啊……啊……啊……喔……好……爽……喔……”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快
感迅速地传遍全身。
  他先把大肉棒放到少女的肉穴口,将龟头在少女的穴口研磨几下后又慢慢地
插到平维娜的穴底,反复的弄了几十下,平维娜淫荡地呻吟着:“啊……啊……
啊……好……老爷爷……你干的我舒服死了……喔……哦……喔……哦……用力
插……喔……哦……”
  朱子翼的抽送速度虽然缓慢,但很有节奏,一下一下的用力地插着身下雪白
丰满的少女。
  平维娜身体颤抖着,张嘴把朱子翼伸进嘴里的舌头贪婪地吸吮着,抽空在老
头耳边轻声说道:“好爷爷……你快点好吗?”
  朱子翼的抽动速度由慢变快,弄得两人性器的交合处淫液乱飞,“咕唧……
咕唧……”的发出淫荡的声音。
  “啊……啊……好……老爷爷……快……再快一点……啊……快干我……干
死我……喔哦……你的大肉棒太大了……我都舒服透了……”姑娘用力摆动纤腰
和雪白的大屁股,也不停地又挺又涮,胸前的那对双乳也随之晃动不已,平维娜
的乳浪臀波划出美丽的弧线。
  朱子翼快速的狂插一次就是几十下,朱子翼把抱平维娜到了自己的身上。
  少女肥臀一上一下地疯狂套动着,像是小嘴在吃根肉肠一样的吞进去又吐出
来,然后再吞进去、吐出来。
  朱子翼躺着看着上边的少女那身丰满雪白的肉体,不停地摇摆着,胸前两只
高耸的乳房,随着她的套弄摇荡不停,满头长发左右甩动,少女白嫩的脸蛋儿也
被春潮覆盖,微睁着媚眼看着朱子翼。
  当一老一少两人的目光碰到一起时,平维娜娇羞的噘起了小嘴儿,并用她那
葱白的手指划着朱子翼的脸说道:“老爷爷,好羞……好羞……”
  朱子翼用力地挺动着下身迎合着少女,每一次大肉棒都深深地进入姑娘的体
内。
  “哦……老爷爷……你的大鸡巴……好粗……好大……哦……哦……好舒服
……好爽……嗯……啊……”平维娜忘情地摆动着细腰,迎接着朱子翼的抽插,
双手还在跳动的双乳上揉搓着,并捻动着挺立的乳头,姑娘已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了,又是百余下的抽插和挺动,销魂的快感冲击着少女的全身。
  “哦……老爷爷……我不行了……美死我……喔哦……好舒服……真的好棒
……好酸……好麻……我要泻了!”平维娜收缩了阴道的肌肉,美丽的大眼睛饱
含着挑逗和幸福。
  少女淫荡的呻吟声使得朱子翼也忍不住了,他感觉到平维娜阴穴内一股浓热
的黏液喷了出来,全部洒在自己的龟头上,他也大叫一声,“好孩子,我也要来
了,哦……哦……哦……哦……啊……我的大鸡巴射了……”
  平维娜也觉得一股股湿热的精液射进自己的肉穴深处,他们瘫软的抱着对方
相互的亲吻着。
  当平维娜从朱子翼的身上起来时,一股白色的精液夹杂着少女的淫水从她红
肿的肉穴里流出。
【完】